痴心必死

Born to Make History 0.75

向爱则死,向死而生,向生于爱

Yuri on Ice

维勇维 时空游离症设定私设如山

短小序章 话唠一章说不完事儿的第一章  


Chapter Two

 

With shortness of breath, I’ll explain the infinite

How rare and beautiful it truly is that we exist.

寥寥数语,我便诠释了宇宙的无垠

我们只是存在着,就有一种稀缺之美

                     ——Saturn- Sleeping at last(网易云音乐歌词版翻译)

 

在被突如其来的鼎沸人声吓得一个激灵后,Victor怯生生地朝四周打量了一下,他正站在一个很高的地方,像是一个走道,很窄,大约两人并肩宽,而他自己的后背正紧贴着墙壁。而前方俯瞰望去,一排排的座椅排列有序,向下不断延展。体育馆里很是吵闹,不过看馆内座无虚席的样子就知道喧闹不可避免。他怔怔地站着,木木地听着喧嚣的声音来回回荡在高高的体育馆穹顶下。一副全然没反应过来什么发生了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儿,只见一动不动神情茫然的男孩突然身体一颤,打了个喷嚏,鼻子下一行清流淌了下来。这下子他像是慢慢反应过来,接受了自己不再在那个拥挤的音乐厅里,而是其他的什么还很冷的体育馆里。他使劲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的头脑在寒冷中清醒一些。随后他左顾右盼着,确定没有人看见他突然冒出来,他便向身体左边走去,没几步寻了一个因为两边都是座椅没有栏杆或者扶手而显得异常陡峭的台阶,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向下挨去。

而随着进入人群的台阶一路向下,身旁两侧声音渐渐可分辨了起来。尽管他还是不能完全听懂这异国的语言,但一个月也足够一个本就因为经常周游而习惯于不同语言不同文化的陌生环境的小孩子掌握些基本的词语。他皱着眉头努力分辨着嘈杂的环境里他懂得的音节。但他最多只能听出一个约莫是人名的音节,KatsukiYuri和一些莫名其妙的英文像是free自由,short performance短节目的词语,但由于奇怪的口音和太多干扰源,他无法再从嘈杂人声中获取更多的信息。

在这一路上,一开始小维克托还慌乱地不住四周打量,怕会有人注意到他,但他渐渐发现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最多也只是看到他后眼神一扫而过,大概想着可能是父母坐在后排孩子耐不住,遂了好奇心跑了下来。维克托把怦怦乱跳的心安回胸腔里。小孩子的好奇心总是大过天的,而维克托在冷静下来后很清楚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尽管他知道他根本不可能逃过时空游离症,但他总想着迟一点,再迟一点。但没想到这一切还是来得这么快。他才十岁,难道要被这虚妄可恨的病症纠缠一生?想到这个,维克托神色一黯,小嘴一撇,感觉委屈的不得了。并且以后的日子里他会过得战战兢兢,生怕不知何时他就游离出了自己的时空。为了掩盖这个病症还要离群索居,不能再去见识到那么多有趣的人,奇妙的景色。而且他自己现在又在一个完全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妈妈也不在身边,他甚至都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回到原来的时空中去。越想越可怕,越想越伤心,维克托止住了越来越慢向下的脚步,想就这么坐下来大哭一场。

“啊啊啊啊啊!Yuri!!!Katsuki Yuri!!!”

突然一阵尖叫和瞬间爆发的欢呼吓得维克托一惊,微微向侧边一跳,打断了身体下坐的趋势,也把伤感的情绪一哄而散。他下意识向前一看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都已走到了台阶的底端,而且还正好停在看台出口的墙壁内侧,一个台上观众和台下工作人员都不太容易看见的地方。看台一周的围栏不高,仅仅到小维克托的胸口。这下离得近了,视野更清晰了些,维克托也找到了之前那个喷嚏的罪魁祸首。只见体育馆的中央是一块冰场,现在场上空空荡荡,四下无人,冰块四周围了一圈将将及肋的海绵厚壁,那脚下的冰面平整干净,像潭深水,迎着扑面而来的窒息寒气有股幽幽静静难言的剔透深邃感。作为一个长生在冰天雪地的俄罗斯里的小伙子,寒冷无足挂齿,冰雪司空见惯,但突然抓住他的注意的,却是冰场外面繁乱但有序的人中一抹黑影。他看着那身影的主人迈着坚定的步伐,从不远处看台下方的场地入口不急不缓地走到冰场缺口处,他身后两三步远后跟了一个人。因为那人被身前人遮住了大半身形,维克托看不太清那身后人,但维克托在一扫而过的注视下觉得那人似有些面熟。但他的注意力仍不由自主的被定焦在前面那个男人身上。那个男人上身套着一件主色调还是黑色的夹蓝条纹外套,略有些长的头发全部梳到了脑后扎成了小小的发髻。是的,毫不疑问那是个男人,从行走的风姿中,从他身上那种淡然而凛冽的气场上,纵使维克托自小阅艺术家无数,那气质仍从百米外人群中及其抓眼。他想那个人应该是观众口中的Yuri。一个滑冰的舞蹈家,他毫不怀疑,不是一个运动员,而是一个艺术家,一个行道者。就像他的母亲,也像他的父亲。

他离那个一看就是冰场入口的缺口处很近,是在看台上能看到那处最近的位置。但他也没有近到可以清楚看到那人面容的地步,只能隐约看见些许动作,前提还是没有被那层厚厚的壁挡住。

这时场地旁的二人也到了缺口,黑衣人进了一步,把身体嵌进缺口,将其填了起来。同时一手抬起,置肘倚在围壁上。身体弯曲,另一手探下,前后微微移动了下后,身体一倒,手臂再前后推拉一下,便又重直起身子,手上像是攥住了某个细长之物,同时前进一步,站进了冰场里。由于角度问题维克托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也看不清那人手上攥着的东西到底什么样。但当男人向前站进场内,舒展开四肢后,维克托才能目不转睛地,仔仔细细地瞪大眼睛努力把那人看得更清楚一些。

这时广播响起,维克托在第二遍用英文解释的时候才得知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知道了这是一项叫花样滑冰的运动,知道现在即将上场的正是如他所想的那名叫KatsukiYuri的日本花滑选手而他身后的人是他的教练维克托。意外的和自己重名的小维克托瘪了瘪嘴,有点不高兴。却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在听到这个名字时不高兴。而比赛进行到现在已经是只剩最后一人Yuri的自由滑项目。当他听到Yuri现在排名最后才担忧不忿了一下,认为这样的男人根本不可能才最后一名。可怜的小维克托完全不明白一个项目分完全没办法跟两个项目分比啊!

而场下伴随着解说的声音,男人——也就是Yuri把外套脱下,同那细条一道递给站在围壁另一侧的人——他的教练维克托,小维克托这才看清那跟在男人身后的人一身黑白西装。Yuri双手撑着围壁的台子上,弯腰向前似是在听他的教练讲话。两人凑得很近,Yuri也不住地点头,似是在应承维克托的种种嘱咐。随后Yuri直起身,两人双手交握,轮流在扣在一起的手上覆上一吻。Yuri放手转身滑去——

修长的身姿瞬间如深冬大雪铺天盖地而去,气势镇慑四方。

那是一个极具异域风情的男人,不比他这一个月见到他的其他同国人,现在赛场上的Yuri有一种庄重典雅的姿态。而原本应该莹白的面部皮肤被乌七八黑的油彩绘出神秘的花纹遮得严严实实。一身全包体的漆黑紧身衣,材质似纱似皮,腰间两侧绣了一些银色纹理,从背腰处延伸至胸口两侧。手上也被包的只能看到涂了深色指甲油的指节。脚上踩着也是与身上衣服同材质的皮料包裹住的冰鞋。全身上下只有脚下冰刀、衣间银丝和脸上、手上小块皮肤是明亮的。

Yuri径直向场地中央滑去,头含颌微垂,上身小幅度向前微倾,腰背笔直,双臂完全张开双腿稳定弯曲,成大广角。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稳定而利落地向前滑去。而在小维克托眼中与其说是一个人在滑行,不如说他像是看到了一个君主,拥着他的广阔领域,毫不迟疑地向他的王座行去。而当Yuri滑到中心点,一个干净利索的旋身转刃,立刻站定不动,同时,头猛地抬起,眼睛直视前方,神情高垣睥睨,双臂缓缓落下至及胯高度,双掌半翻超下张开。这一动一静、一急一缓间,君主就位,四方皆当来拜服,宇宙尽合于握中。

小维克托看得目不转睛,呼吸一窒,血气上涌,满脸通红,只想快快上前,翻越群山去他君王身边以示效忠。然而这步子还没迈出去,眼前又是一黑,耳边却一声炸雷骤起——自由滑开始了,他,却看不到了。

 

-tbc-

*花滑动作目前为止全部瞎写,请不要当真!并非专业术语!!!

 

…又没写完!!!我也是醉了就一个初见我怎么这么能拖?!!嘤嘤嘤求评论我知道我这文一开始有些不知所谓…但慢热的属性点我想我是点满了…绝望的眼神。但我承认好多地方我故意的埋伏笔当呼应啊什么的...求感想我好改正不足…争取别那么莫名其妙...同时求扩散宣传

ps.头发梳上去的勇利真***攻一脸!!回顾第五集日本区域赛时鼻血都要出来了!!太帅太攻了这反差萌!!!

在推上看到了很有意思的梗,原po@aya_applepi。授权图一。图二图三详细。图四作者提供的英翻。中文粗翻如下。

这种盘发的场景在歌舞伎(“kabuki”)的世界里叫做“Kamisuki”。是一种在歌舞伎里表达性(事后嘿嘿嘿嘿)的方式。

补充:

左边的照片是一个歌舞伎中一种产物的介绍。在日本的表达方式里这是一种间接的,避免直接表述的方法叫隐喻。

而右边是与“Kamisuki”很像的场景,说明它代表了Victor和勇利之间的关系。

~粗翻结束

日文完全看不懂,求真·日文大触解释图二...推上看到的梗要了授权转了来。原po很懂。如此对比Vic是妻子哟~超爱这种相濡以沫的感觉!YOI和勇维勇一生粉!

 @西恩派拉 谢谢小天使帮我捉虫!果然是我看错了嘤嘤嘤Sorry!这样一来完全解释得通啦!ps.不愧是官方大手,这下不是隐喻开车了?!幸福

看了神夏第四季第一集整个人有点懵逼。
剧透慎入喔~


John Watson的帅度是跟他的黑化程度成正比的?!新发型帅得不行,结果出轨了?!!虽然有可能不是实质性(咳咳)出轨但精神出轨也很危险啊,Mark哥哥你想干什么?!!突然理解了作为编剧的他说的第四季是最黑暗的一季,冲着John这设定我也是心惊肉跳啊!连麦雷同框都挽救不了啊啊啊!
内阁大臣的儿子那个案子真的挺戳...给爸爸惊喜结果急症突发死了什么的...好,心,酸...
黑珍珠改成A.G.R.A.的存储u盘也是惊了一下,但毕竟还是要推动剧情发展。但照这个剧情走势,Marry是真的要成历史了?A.G.R.A.的人都死透了,老底基本上透干净了,Boss也抓了。R.I.P. Marry.
但最后彩蛋一刀子捅心。"I'm giving you a case, Sherlock. Might be the hardest case in your career." "When I am gone, if I am gone...I need you to do something for me." "Save John Watson, save him. Sherlock, save him." 最后Marry留下的视频如此说道,但彩蛋!!彩蛋却是"Go to Hell, Sherlock." Excuse me?!!!!!! Marry你让Sherlock拯救John的方法是让Sherlock去死?!等等等等这我真的看不懂了...因为Marry认为Sherlock在John身边会一直带给John心碎和折磨,所以最好的拯救John的方式就是让Sherlock死么?!还是说Marry已经看到她的死对John的影响以及对John怎么看Sherlock的影响,会让Sherlock心碎,等于Sherlock像到了地狱一样?!还是说整个录像是伪造用来挑拨离间?!啊...果然神夏剧组把观众当金鱼的这一点还是没变2333怀念。
总结而言,本集案件推理悬疑部分总体来说比前面三季而言弱了很多,真的很多。但看这样剧组应该是设计第四季着重放在Sherlock的转变,也就是Sherlock的人性部分了。毕竟剧里在最后特地拍摄了Sherlock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自大,如此挑明了的说,嗯很期待。个人推测,第四季魔法特和Mark应该是想让焦点重新回到Sherlock和John两个人身上,并通过曾经发生的一切当作催化剂,去描绘Sherlock的成长,深化Sherlock这个人物的复杂性。可能于此同时还有对John改变的描写。正如我第一段说的...John这个前三季都刻画成好男人好伙伴,正直战士不离不弃的...终于要和Sherlock掰了?而如此看来,第一集作为一个印子,它做的还不错,剔除多余人员,重新聚焦。但真正第四季制作如何,质量如何,还是得接着等它出完....


ps.讲真冰上的尤里完结,小排球完结,神夏捅刀,刺客信条上映已看...拿什么拯救我接下来最后的一个星期假期?...绝望的眼神..
pps.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里甄子丹好帅...而且他和他搭档真是基情满满...临死前最后一眼看着你什么的...不想歪都不行啊啊啊!

Born to Make History 0.5

向爱则死,向死而生,向生于爱

Yuri on Ice

维勇维 时空游离症设定 私设如山

前文短短短可能莫名其妙的序章


Chapter. One


God says to man, "I heal you therefore I hurt, love you therefore punish." 

神对人说:“我医治你所以伤害你,爱你所以惩罚你。”

                                                                  ——泰戈尔《飞鸟集》63 


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维克托的父母没有想到,维克托自己也没有想到。

 

时空游离症作为一种基因遗传性偶发高危综合症,拥有基因遗传性(性状基因位于性染色体X上。属隐性基因,转为显性表达状态几率不足亿分之一。有极高的突变几率)、偶发性(病人发病时间没有规律,首次出现症状时间没有规律,发病时间长短没有规律,症状消失可能不定)、高危性(有极高的影响时间轴和空间基位的可能。对病人身理心理都具有极大的负面影响。获得并发症几率极高)等特性。且该综合症有多种变异格,其最基本也最普遍的发病形式是基本性时空游离症,即表现为不可控的身体消失,短可几秒,长至数日。

 

而自从维克托六岁了解了这个自己逃不掉的噩梦,知道这个所谓的时空游离症将无可避免的袭击他的生活后,他便放弃了作为一个普通人,拥有一个普通的人生的想法。他放弃了私立学校的学习生活,选择在家接受父母和家庭教师的辅导。作为一个作家,父亲教他习文明理,处事待人;作为一名舞蹈艺术家,母亲教他舞姿典范,礼态风仪;而大千世界的奇妙之处则是家庭教师为年纪尚小的他描绘的。而职业带来的强灵活性让尼基福罗夫一家得以常常四处出游,饱见各地风情。这种现世安稳的平静生活是维克托梦寐以求的,他曾祈祷这种日子可以永远继续下去。可上帝却告诫他:“我若爱你,必先罚你”。

 

那时维克托十岁,不知道为什么他偏偏与其他俄罗斯同龄男孩儿不太一样,体型上远远比他们瘦弱一些。可虽说体型略瘦,但拜舞蹈家母亲所赐,维克托身型流畅匀称,身材高挑,四肢上隐隐可见不少肌肉的线条。而战斗民族闻名世界的也不止体型,“气度冰寒凝,容貌刀剑刻”却是太合适不过的形容了。其母在艺术界便是有名的“冰花精灵”。如冰冷冽的气质,跳起舞来却又是一番似花盛放的纯洁美丽。但作为一名现代舞舞者,真正使她声名大噪的实际上是她对舞蹈的那份天赋,像个真正的精灵一样,对音乐和舞蹈有着与生俱来的独特理解。自小习舞的维克托别的不说,这份在舞蹈上的天分可是十足十的继承了他的母亲。

 

这一次是维克托的母亲受邀前往横滨参加横滨舞蹈艺术节。因为他的父亲要专心于完成那本即将出版的作品,所以维克托随母亲一同来到这个极具异域风情和独特文化的岛国以便为那个留在俄罗斯的男人营造一个独立而安静的环境。

 

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母亲的独舞表演被安排在整场艺术节行程的开幕和闭幕期间,一共两支不同主题的舞蹈被安排在一段长达一个月的间隔两端。维克托全程跟随母亲参加各种活动,从多舞种艺术家研讨会(他至少睡着了两次,但这不能怪他,除了极个别的主题和问答他还能勉强听懂,剩下的可都是让他一头雾水,比父亲的催眠曲都管用。而听懂的那极小部分也令他受益不小)到其他舞蹈团体的表演(并不是艺术节中所有的节目而是他母亲精心挑选后的,令他不得不承认他母亲的艺术品位确实不是盖的,那些节目都棒极了),从横滨的大街小巷到各式餐厅,从艺术博物馆到民居汤池。维克托跟着他的母亲,他可爱的母亲,一个有着艳丽容颜却总挂着最明亮的笑容的女人,一个从不摆架子的爱穿粉色上衣牛仔裤和即使冬天到了都不愿意换下的凉鞋的女人,从横滨城南逛到巷北。他们可以端庄到米其林三星的顶级日式餐厅规范地完成近三个小时的怀石料理,也可以随性的撸起袖子在关东煮小店里大干一番。他们做过明明饿得不行却还坚持走到小巷里无名的百年老店里吃一碗正宗的冷面,即使这一走因为带路的女人自己迷路了却倔强不肯迁就而花了一个多小时,到店人家都快关门了这种蠢事,也做过睡到正午被咕咕叫肚子吵醒,一把捞起儿子从中午吃到夜市关门,自己和儿子撑得差点吐了的这种傻事。而比起美食,维克托发现他的母亲对横滨市里随处可见的古老民居倾心不已。他们曾有幸被寡居的老妇人邀请到自家院中小住数日,他的母亲欣喜若狂如痴如醉。他曾问过这种痴迷的缘由,母亲的长篇大论被他提炼成一句话,“东亚各国中独属日本文化矛盾,他们用传统为锚稳定现代社会,却在现代化的过程中规范地打破传统”,而这在小维克托耳朵里自相矛盾驴头不对马嘴的回答却被记了下来。这一个月的时间让母子两个享受了个够。然而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

 

意外发生在他们“假期”的尾声。那是维克托母亲的闭幕表演,舞蹈质量和精彩程度一如既往。小维克托独自坐在前排全程目不转睛地看完母亲的舞蹈,那已不再是简单的表演了,那是传说里精灵向自然、向万物的致敬之礼。那是用人体和动作刻画的艺术作品,颜料是舞姿,笔刷是身体,画布是舞台和每个观众的眼睛。舞蹈是时间和空间交错的艺术,只在这一刻此一地才以得见的艺术。待最后一丝聚点光芒消失,掌声雷动,观众席四处的角落偶尔还爆出几声口哨和欢呼,各种赞同之声不绝于耳。然而观众再想怎么挽留那些绝美的刹那,可无论什么都终有落幕之时。表演厅的顶灯渐渐亮起,座无虚席的大厅里人们纷纷起身,沿着一排排座位,一条条通道形成股股人流,慢慢汇成海洋。维克托是这涛涛海波中最不起眼的随波逐流的小石子。可就在这纷乱的一时,命运的钟声姗姗来迟。

 

维克托兴奋地随着四周纷扰的人们缓缓地向门口移动,他在一小步一小步前进的步伐中不停地左顾右盼,耳朵竖起,悄悄窃听着人群中的评论。等他出了表演厅的门后,他要赶紧跑去后台和他的母亲集合并向她表达他的崇敬自豪之情。跳出令这些世界各国即使有着不同文化背景说着各自不同语言的人们都赞叹不已的是他的母亲,只是他的母亲。小维克托停不下来,他太激动了,雪白的脸颊上红晕越燃越深,他突然感觉燥热得不行,而就在这时,他眼前一黑。当他回过神时,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六岁儿时的噩梦再次降临,不,不是再次降临,应该说是它们从没离开过。

 

耳边是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呼喊着他刚刚所在的异国的语言。他不知道这声音的意思,可根据来回反复和短促的音节,他推断可能是个人名——尤里,Yuri。


-tbc-

(慢热话唠技能点已被点满...作者已挂,为什么我写一个时常几秒的单方面初见百字片段要用上千字铺垫?!而且一章还没写完!!感觉受到来自自己的暴击好心塞,要yuri小猪亲亲才肯起来,也求小天使们安(ping)慰(lun)啊啊啊!please...留下点你们来过的足迹吧嘤嘤嘤)

Born to Make History 00

向爱则死,向死而生,向生于爱

Yuri on Ice

维勇维 时空游离症设定 私设如山


序章 Prologue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小时候曾有一次陷入莫大的恐慌之中。那是他六岁时第一次眼睁睁地看到他上一秒还在纠正他舞步的母亲下一秒就消失在他的面前,而当他眼中蓄满泪水一边呼喊着父亲一边狂奔到父亲看书时最爱待着的小客厅时,却怎么也料不到在他面前是一杯余温袅袅的红茶和一本静静掉落在地上的《普希金诗选》的那一刻。那一瞬间,他茫然无措,进退不得。而唤回他神智的则是他父亲炙热的双手,随后他便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他再次醒来,世界天翻地覆。

他以前从未听说过这样的词语,这样的病症。自此以后“时空游离症”是他的梦魇,是他无数次失眠和从冷汗中战战兢兢惊叫醒来的罪魁祸首。维克托开始发疯了似的扎根在书房里,拒绝去学校上课也不再跟随母亲跳舞。作为双亲,维克托的父母无能为力。他们十分清楚的知道此事或早或晚都要告知于他们挚爱的儿子,即使他们私心的将这个时间一拖再拖,用“维克托还那么小”、“这病症不会在儿子面前发作”等借口安慰自己。却不料最后事实还是如此残酷地摆在最亲爱的宝贝面前。他们最不想伤害的明明就是他们最爱的维恰啊。可在最深的内心深处,他们又松了一口气,因为不会有事情比这还糟糕了,比让维克托亲眼目睹他们的消失还糟。然后世事无常,谁都不知道,这只是开始,还会有更多的,更糟的事情发生在他们最想保护的孩子身上。

“我也会像你们一样对么?”小维克托不是没察觉过父母的异常,但由于长时间仅与父母为伴的离群索居导致的沉稳和早熟让他选择相信这世界上他最信任的人。他总是期盼着有一天这些异常都会结束,他们一家三口可以安稳的,温馨的,正常的和其他人接触交往,而不是迫于不定期的无法解释的消失而不得不减少与外人的联系。但最后,天真的想法总是要幻灭的。在全面的了解了时空游离症之后,在得知他也会像他的父母一样后,他最终还是成长了起来。一开始由于孤独还暗暗埋怨父母的孤僻也不再介怀。因为他发现这样确实是最好的方式生活在正常人之间。没错,他始终觉得患这种病的人都不是正常人,而现在,他也不再正常了。

“噢,我的维恰,维克托。我的宝贝,对不起,我们……”晶莹的泪花在碧空般的眸子上闪烁,继承了母亲大部分轮廓与美貌的维克托也完美的继承了其母“冰花精灵”的称号。看着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眼睛,维克托可以十分地感受到父母的无奈心酸和歉意。谁愿意过着这样的生活呢?远离是为了保护自己,孤立是为了无人离去。可我的父母又是何其有幸,可以两个人作伴离开,分摊孤独与惊惶。“我以后也会像他们一样么?有个命定的,一同穿越的伴侣?如果有的话,我愿意付出一切。”

“没事的妈妈。我知道的。而且经过考虑后不想去学校读书了。我,想珍惜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光。”他最后还是说出了一直在考虑的事情。既然已知这种突发性极强的病症他无法逃开,那便正视它吧。

“不要怕,我们会一直在你身边,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作为一个俄罗斯男人,不可以怕,不可以逃。因为你知道,总有我们陪伴在你身边。”父亲的话仍在耳边回荡。他不会害怕,不会躲避,不会放弃,因为他是一个俄罗斯男人,身负冰雪,剔透坚硬。

冰上的尤里绝对有毒。真是搞得我一个老司机夜不能寐的想着维克托和勇利。真的,听着yuri on ice 的ost专辑都能少女心满满的笑出来也只有我了吧...画个勇利也是画着画着就笑出来,真是觉得维勇怎么那么甜。讲真,当官方都在发糖时,同人还能做些什么呢?【摊手。relationship都彼此变成了fiance我还能说些什么?好了第一季完结了,第二季明显在路上了。我们开始开脑洞吧。
新坑存稿中,但我想计划是个中篇,讲得是个他们如何相识的故事。有AU。脑洞比较大私设比较多,但他们俩真是让我不开坑都不行。太想写他们了。官方只给观众揭示了这个世界最小的一幕,藏在剧集背后有无数的可能,我想讲一个真·born to make history的故事。

有些人就是,你唤他名一回便更爱上一分,多看他一次便更爱其一世。【就算花式虐狗也是咬牙切齿地笑着的😂❤️❤️❤️

《情人的眼睛》Chapter.2

Chapter Two

^Superman side^

他懵逼了。
用面无表情版本的不可置信表达着他的懵逼。
就在那一瞬间他似乎觉得眼前这个他从未放在眼中的小个子,并且还有点神经兮兮的男人被笼罩在一团浓雾中。你读不清小个子的想法,搞不懂小个子的意图。但就是死活跟他过不去。
卢瑟是个可怕的对手。并不壮硕的身躯上有颗算计着的大脑,男人是个清醒的疯子。阴谋阳谋信手拈来,诡计陷阱层出不穷。但男人最喜欢的方式还是正面迎击对手,在其掌中徒劳挣扎。而他想要的,无不落入手中。
不,有一个意外。
所以他理所当然的看到了卢瑟在听到蝙蝠侠夜幕般粗砺的嗓音那一瞬间扭曲癫狂的脸。
自恋狂最讨厌事情出乎自己的意料。
而耳边眼前的这两个人都犯了忌。
他却没想的这么远。那些是蝙蝠侠负责的部分。
因为卢瑟的身后渐渐显了形的毁灭日。
而听着卢瑟在身旁叫嚣着,他突然很想把他一拳打出这个星球*1。
这曾是他的族人!卢瑟怎么敢!
但他还是挡下了毁灭日不分敌我的那记直拳。随后除了眼前的这个庞然大物外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对手成长的太快。又太强。
很快他发现了对方一个弱点——那硕大的身躯使它只能跳跃,它飞不起来。
所以他把战场转移到外太空,却依旧不知道如何搞定这个怪物。
他的“盟友”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
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一个核弹。
随着一阵蓦地冲击,绚丽的夕阳逆差绽放在美国的高空上。亮如白昼。经久未散。流星般的火团紧接着坠入人间。
恶魔,浴火重生。
而他不知道。
他需要时间恢复,借助那颗年轻的恒星,那颗充满着希望的恒星的力量来恢复。
他最终没有错过重头戏。

~~~~~~~~~~~~

在那一瞬间他有些搞不明白为何超人和蝙蝠侠彼此之间有种谜之信任感。
他自己或许明白。因为他的心在指导着他的行为。而他的心早已倒戈。
但对方呢?他似乎从未真切地了解过蝙蝠侠或布鲁斯·韦恩。
如今他渴求如此。
“她是你的人?”
“我以为那是你的?”
“……”
“好了,男孩们,重点。”
而他同时把信任交付给了那个站在两个男人正中间的前方,与他们共成三角之势的顶角的那个女人。

~~~~~~~~~~~~

战斗从一开始就很焦灼艰难。
但幸运的是女人确实是战斗方面的个中高手,她牢牢把握着节奏,配合超人完美地网罗住毁灭日让它无暇分神。
可是每一击过后他们都能感受到对手一丝丝的变强。
契机在哪儿?
碰,碰,碰。
是拍击,也是心跳。
走向衰弱的力量。
他飞身向海神。
蝙蝠侠在他身后顶替他的位置。
他甩开压在水池上的巨石,拉起露易丝,扑回水下。
那道绿光荡漾在周身。他感受到了冰冷刺骨,感受到肺如火燎,感受到泰山压顶。他正在慢慢地感受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感觉。那些他从未体会的到的限制与无力。
没有一次曾像这样逼近极限。
但他必须突破极限。
所以他以一吻作为告别。告别曾经的爱,告别他无从出口的再见。告别他难以企及的爱,告别他对世尘凡物的诚挚。
他是那个契机。
那个奇迹。
他是那道光。
那道上帝所赐的光。
却带走了上帝。

~~~~~~~~~~~~

他曾憧憬地想了解他的心之所向。
但世事剥夺了他的权利。

-END-



注:
1、鸡毛秀的梗。详情可移步B站av4007047。推荐!!逗死我!!一本正经地亨利和努力忍笑装面无表情的大本。还有永远对不起的马特。


这短小的一更......Orz这部分其实就是电影的下半段战斗片段。说实话我很想学宋代那帮词人为了排律跳过正面战斗场景,以简简一句“转盼东流水,一顾功成”来结束它......但显然我没那么牛......所以这部分就是为了把大超赶紧写完好去接老爷。
另外这块我写得没那么正经,大概从第一句就能看出来233我画风就是会这么任性的多变。但Ver2.0可能就改掉它们了(´・_・`)
其实写完一遍的大超我就发现大超和老爷好互补啊!老爷正好是前半部分可着笔的少一些(当然我对自己的手管控性没那么精确,所以是否真的会少写...咳咳)而后半段就会上得猛。【暗搓搓。老爷可写的好多呢!最喜欢这种心思深沉的角色!
好啦先恭喜我自己写完了一个小小小短篇。当然后果就是无数个新的小短篇。计划写一个相关肉番。不算在正文里。不造啥时候会下笔啊...第一块自炒的肉【哭笑不得.jpg 跪着也要写完!
同时也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和所有喜欢还推荐了这篇文的lofer们!!你们是我的燃料!(我对蝠超的爱则是驱动器啊!)衷心的感谢你们!=3=当然能留下评论就更好了!有关bug或改进的评论都大大地欢迎!!
【章一请在归档中自取,手残作者玩不转ios版的Lofter所以不知道怎么附链接……】

越写越爱蝠超的Kindjalyder留●v●

《情人的眼睛》My mistress' eyes are nothing like the sun

想写一只对老爷一见钟情却不自知的大超。一只可以用他的不死和伟岸安慰老爷、告诉他就算他过去的家人全都离去了他还会有一个人永远不会离开的大超。所以一定的ooc(应该是)正常的。但所有艺术形式都是第二文本嘛,需要读者解读。BvS这部电影如此,我这篇文也是如此啦。
但我没看过任何漫画和动画。人物了解和形象全部来自于电影。所以如果人物于您看来太ooc请指正,我会参考。但如果只想喷的话那最好还是自行点右上角吧,谢谢。
看过这些预警还想看下去的话,首先感谢大家的支持,其次预祝观看愉快^_^

弃权声明:一切人物属于DC、华纳和所有漫画制作人员、演员、电影工作人员等,没有他们就没有蝠超和这篇文。感谢他们的辛苦付出。

《情人的眼睛*0》

Chapter One

^Superman side^

那唇极美艳。
克拉克出神地想。
眼前人微侧立,一副暗藏防备的无动于衷之态。全身上下被量体裁身的制服密实的包裹着,韧硬的头套笼罩起男人的脸,独独露出在那皎皎的月光下映得莹白的下颌,和那双如焰火般烧人心智的红唇。
薄如秋叶,锐如寒刃,却偏偏艳如霜血。红得煞透了人心。
吻上去定不会像露易丝的唇那样甜美厚润。
他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他与那面前与黑暗融为一体的人才第一次见面。却为何会想起他那强韧的女友?
但哥潭义警锋利而专注的眼神让他回了神。
“下回在天上见到蝙蝠标志你最好别再出现。”他警告道,却不含敌意。“蝙蝠已经死了,埋了它。这次我放过你。”
语毕他立即转身,作势离去,因为他发现他渐渐对那双红唇失去了抵抗力。这才刚刚背对着蝙蝠侠不到一秒,他的脑海中就已经开始闪现那双棱角分明的唇。
而他也听到了对方答非所问的回应。
“你会流血么?”
和即使远在高空却因超级听力而没有漏掉的自答。
“你会的。”
而我心甘情愿。
为了那双唇。
和那唇的主人。
一见钟情。
超人微微笑了。带着小小的满足和更多的迷茫。

~~~~~~~~~~~~

他心里再明白不过。他在公寓里对女友说的不在乎半真半假。真的是他确实不在乎,假的却是他根本不知道他在乎的主体是什么。是世人的期望还是他慢慢从万能中体会到的一点点自大?是为了维持露易丝对他的渴望还是为了他父亲对他的期盼?
他太羡慕蝙蝠侠,为了那个年近半百仍坚信不移的奋斗着的人类。那个男人有一个终点。那是一个永远到不了的终点,也是一个每一刻都是结束的终点。那是在某种意义上具象的目标。而这个男人也有永不停歇的动力——他的恨。对罪犯,那些恶烂到血骨里的人渣的恨。
但他什么都没有。没有目标,没有动力——他若是恨,那承载他恨意的主体就是这自然,也就是这颗星球。这太荒谬。
所以他选择听从朱恩参议员的呼吁。
他换上他的制服,从天上降落到国会大厦的洁白广场前。踏过那些年轻的大理石,行过那些典正的满缀着艺术品的走廊,路过那些或敌意或支持的人群,接连推开那扇大门和门栏。他第一次站到了世俗权利的面前。可笑地希冀着他们可以给他一个目标或是一些启发与感悟。
可他不懂人心和利益纠葛。
他闭目沐着火,似在感受那爆裂的热度,更似是在麻木地困惑着。
所以他迅速飞离了火海,上升到他平时最爱待着的平流层高空。这里静谧又嘈杂。耳边可以感受到高空大气的流动对撞而形成的波波没有节奏但有种莫名韵律的鼓动声。像极了人体内血液流动的声音。在这一瞬间,他往往能突发的感受到这颗星球的脉动,心中随即也涌起阵阵悸动。*1
他还不太明白这悸动代表了什么。

~~~~~~~~~~~~

他其实听到了,并不是用手机上的留言箱,而是真·如在耳边亲口所说·的听到了,露易丝打给他的那一通通电话。也真·看到了女友因为担忧他而在酒店房间中坐立不安,来回踱步。这一刻他突然对自己的超级感官有些许的不满,他愧疚于让女友如此忧心,也无力于自己无法让事态变得好一些,更迷茫于那个男人。那个有着日夜般截然不同的两面的男人。是的,在他第一次见到那个诡谲的蝙蝠侠时,他就已经被布鲁斯·韦恩这个男人惊诧到。他那完美无暇的伪装和义无反顾的坚持。迷茫于他对男人的情感,他不知如何表达,所以他选择不去传递。
所以他缓缓地降停在露易丝房间外阳台侧边的围栏上。
“恐怕我当时不是没听见,而是我根本没在听。”
他终于还是说出了口。他不是神明,不是完人,也不是上帝,他什么都不是。只是玛莎和乔的堪萨斯男孩。那个被父亲的鬼魂萦绕周身的异类。
他走了。没有说出分手。
因为他还不知道那个男人之于他究竟是怎样的重要。
但他确信那不是爱。
他爱露易丝。

~~~~~~~~~~~~

他没想到蝙蝠侠二话没说就手段齐出。二人打了一场超人几乎死亡的架。
他也没感受过氪石的力量。他在地球长大成人。如果不是佐德的到来他根本不会正面的出现在世人面前,穿着那身并不令他舒适的制服。
他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直到他被允许知道那艘带他来到乔和玛莎面前的救生舱,知道自己不来自于地球。而自己的故乡遥不可及。
但他知道氪石。
他只是不知道氪石对他们到底有多么大的影响。
所以那粉末雾状的氪石晶粉让他感觉到窒息,和热。
而当那长矛对上他,他先感受到的是乏力。然后是极尖利的矛头碰触在脸颊上的冰凉。随后他没感觉到多少痛,可能是因为蝙蝠侠在脚上用的力而施加给他脖喉上的痛早已超越峰值,只是有些濡湿。这令他因缺氧*2而造成的几近罢工的大脑花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这是他的血。血,钢铁怎么会流血呢?它们只会被高温融化,被暴力击碎,它们是刚毅的代名词,是不会有血那样柔弱的液体的。但这就是他的血,脸上遍布的神经末梢传递了太多的兴奋给大脑。这鲜明的事实。
血,他意识这个字时,无可抑制地想起那双唇。现在那双唇是什么样呢?他因为氪石的抑制和眩晕而无从得知。但他想,应该像平时一样,不,不,应该会比平时抿得更紧,而那颜色也会因为主人的用力而更加红艳。像是沾上了自己的血。
这一刻他想就这样死去也是可以接受的。
但不行。玛莎还在等他。他可以死去,死在蝙蝠侠手上也算是一种美好,但前提必须是玛莎的平安。
所以他相信了男人。
因为现在他手上有了男人的诺言。


-TBC-


注释:

(0)题目是莎士比亚第130首十四行诗《My mistress’ eyes are nothing like the sun》 (Sonnet 130),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推荐教授Alan Freeman的诵读版本。
(1)这段是我编造的啊!事实上我并不知道平流层上会不会有声音,但即使就人类而言没有,大家也懂,超人嘛,总能做到些人类做不到的。所以...不合理之处大家就当是文学必要处理来对待吧。
(2)如开头所说我不是很了解DC原著超人或是说任何人物,我笔下的人物形象和能力构架全部来自于电影。就是说,我是根据电影而自我补脑了些超人能力。比如这个缺氧,我认为超人不是不用呼吸的,他绝对需要,只不过他要是来到了无氧环境,他的身体便会进行快速调节以达到令超人适应的耗氧方式。(我不知道我解释清楚没有...Orz我怕DC资深粉喷我...当然要是有粉能帮我科普一下我感激不尽!!)因为他毕竟是在地球长大的嘛。当然要是官方很明确的说了超人就是不需氧那我再改改。



这又是我一个神奇的脑洞,二刷过程中印象最深的就是老爷在穿着制服带着头套一身黑中唯二露出的下半脸和那嘴唇啊啊啊啊!而且导演还特意给了老爷好几次侧脸特写显得那唇红艳艳的啊啊啊啊!**太勾人了!!!
这是一稿,之后会改也会继续写(还有老爷side呢!让我慢慢来)不得不说DC和华纳出的这部BvS真的很好啊!第一部刚看完是确实看不太懂节奏还很零碎,但看了一些解密后就一直想二刷,而这篇文就是二刷的产物....Orz对DC路转粉!!但作为初生作家希望不会有太多人喷我( ̄▽ ̄)

顶顶顶!好看看!剁手剁手!

圣徒绫汜:

#贾尼# 终于把这套被我拖了数月的明信片#晴天·雨天# 肝出来啦,第一次做周边,诸多不足仓促,以后会努力带来更好的产出哒!可选#1月24成都slo场贩# 或者通贩,#售价15软# 包装为牛皮纸火漆印,后续信息再补充……#帮扩都是小天使# #水彩#


印调地址http://vote.weibo.com/poll/137078834  http://vote.weibo.com/poll/137078834

下一页
最近尤其痴迷冰尤和小排球
欧美粉一万年出不来。。兴趣爱好广泛地飞出了银河系
© 痴心必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