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必死

从你血中来,回你骨中去

双关

当一切即将尘埃落定,你往哪里去,我向何处走?

一个小脑洞,抓了点碎片时间写了个小短文


最终决战在即,津港市公安部联合周边各省公安部的特别行动终于要收网,下彻决心要将埋子自己肚子里的毒瘤拔除的干干净净。这个时候已经距离关宏峰初次接触到这个事件有五年了,距离关宏宇被栽赃通缉有三年,距离关宏宇顶替关宏峰收押在监后被放出有两年。

“两年”,关宏峰坐在车里恍恍惚惚地想着。“都两年了。”

他和他的弟弟,那个一模一样的另一个他已经一起并肩作战两年了。他亲眼见证,亲手造就的另一个警队秘密的传奇,隐藏在暗处,游走在边界的老练警察。是的,自从公安部高层得知他和他弟弟在津港刑侦支队半年里的绝妙配合后,他们便决定将关宏宇放出,给予他警察的身份协助他哥哥势必击破这个警部毒瘤。

他们是天生绝配。这两年里关宏峰无时不刻都有这种感觉。无论是关宏峰深陷混战中局,还是关宏宇面临案发现场,他们总是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心有灵犀的出现,拯救彼此于水火。关宏峰记不得他收拾了多少次关宏宇的烂摊子,就像关宏宇也记不得他救了他战五渣的哥哥多少次。他们都记不得他们一同破获了多少案子。就像关宏峰已经记不得多少次他们在昏暗的环境里拔下彼此的衣服,嘴上同时念念叨叨得不停,向不在场的另一半描述着前半日情况。就像关宏宇也记不得多少次他们在互换身份的时候,即使是阴暗的环境,但彼此眼中的欲念是那么重,那么浓,却都只能融化进一个吻里。时间像是特别的眷顾他们,让他们马不停蹄地向前,向前。而在向前的路上,他们越来越深的了解彼此,越来越深的渗入彼此的生活。

他是我的双胞胎弟弟啊,我的骨肉兄弟。我们在一开始就不该分开。

“老关,回神了啊。”车外,周巡穿着便服和防弹衣紧挨着关宏峰放下的车窗旁边,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缓缓地吐了出来。“两年了,终于可以把这帮王八蛋孙子给逮起来翻个底儿朝天,看看他们的脑袋到底是个什么样,再剁吧剁吧炖了得了。”

关宏峰轻飘飘地瞄了一眼周巡,搞得周巡下意识把烟头一丢,站直了身子。

“欸,我说老关你至于么。不就是你那亲亲弟弟去了A省协助抓捕,这有啥的?搞不好立点儿功还给你挣个荣誉证书回来。你这天天阴风阵阵的搅得我心里慌慌的。”

“你有这多两句嘴的功夫,不如帮我去联系下A省那边,没准人家都把事情搞定了。”

“哎嘿你这就是成天捅刀子我吧。得得,您老啊就在这车里好好等着,一会儿把大头逮出来让您老帮我掌掌眼,看看能炖成个什么味道。”

“嗯。去吧。注意安全。”

“得勒,走了啊。小许,仔细着点啊,保护好关队。”

“是!周队。”

“走了走了,各支队部署吧,把这网撒下去,让他一个都不能给我溜了!” 


周巡是早上十点多走的,带着上百个武警分散在这片山头里。搜捕躲在这里的组织头目。现在夕阳已西落,残阳印在脸上都是凉的,一丝余温都无,就像是每天早上被抢了被子的关宏宇出于报复的手。那时候一开始关宏峰还会被凉意惊醒,再把他表弟踹到床底,自己在床上睁着眼躺躺就起了,撇都不撇一眼那个摊在地上装可怜的表弟。但后来被惊着惊着,就惯出习惯了。他不会被惊醒,只留了下了心疼,顺着那只掌心遍布伤痕与老茧的手,把爱人拉进被窝,把手揣在肚子上暖着。就这样闭着眼依偎着,再起。

关宏峰和所有同事尽了最大的努力把人逼到他们的老巢,却仍然无法确定在两个可能的目标地中,头目究竟会在哪一个里。无奈之下,只好分兵两路。因为这个事,韩彬还笑过他,说幸好有两个关宏峰可以坐镇。他不置可否。内心却还是暗暗翘起了小尾巴。韩彬定是看了出来,又笑了一下,只不过这次带上了些落寞。

有一个懂你爱你敬你护你的兄弟是多么的万中无一。他又是多么的幸运,即使发生了那么多,即使关宏峰陷害他都兄弟如故。


两个人是抓的阄决定谁去哪里。

那是个很普通的晚上,难得关宏宇没叫外卖,磨着早下班回了家的哥哥去了趟超市买了菜。

后来关宏峰实在是被两个大男人逛超市这件事臊得不行,推搡着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弟弟赶紧结账出了超市。他真的是搞不清楚,一个沃尔玛就这么能让他弟逛的?

回家路上开车的弟弟越想越觉得委屈,感觉自己就是哥哥的表弟。十分的不高兴。坐在副驾驶的哥哥看不过眼,挑了个红灯的时机,掰过弟弟的脸,留了个吻在弟弟诧异的表情上。那唇倒是绵软的很,温温的。难得主动的哥哥在回忆里悄悄红了脸,让看得直傻笑,一点路都没顾得上看路的弟弟差点开上了马路牙子。

再后来两个人温温吞吞地做着饭,哥哥做得精细料理,弟弟弄得家常杂菜,倒也七拼八凑出一顿像样的饭。当然,期间弟弟屡次偷吃,哥哥屡次耍坏更是不用提了。关宏宇在做肉丸子汤的时候团了个钢镚儿进去,跟他哥哥严肃的声明谁吃到这个丸子谁去A省。关宏峰不赞成的瞟了一眼他,却也没说什么,默认同意了。 

所以,当一脸开心地吃着菜喝着汤抿着小酒的关宏宇一声嘎嘣之后捂着牙时,关宏峰也只是给了他的傻弟弟一个幸灾乐祸的眼神。谁让他那个傻弟弟得意忘形,忘了自己团了个钢镚儿还胡吃海塞。不磕掉他一颗牙都算幸运的。一怒之下,关·金毛·兄控·感觉在喜欢的人面前丢尽颜面·宏宇呸的一声吐出钢镚儿,把那个喝了半杯红酒不到就飘飘然的禁欲哥哥扑倒在沙发上,上下其手。

哥哥大概是真的醉了,又像是刻意的放纵,将自己打开,献给了豺狼。

那一夜春宵无边,胜过金玉无数。


关宏峰的脸又红了。这一次,不是因为夕阳。因为伴随着这个颜色的,是接连的巨响和随之而来的滔天业火。热气与冲击波扑面而来,他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来不及做,只能紧紧抓着安全带,在来回的翻滚和冲击里,掉进黑暗。


他在黑暗里依稀听到远远的有人呼喊他,但那声音像是隔了层厚厚的水泥墙外透进来的。

关宏峰撇了撇嘴,不想理。

但耳边依稀响起丝丝耳语。像是眷念,绝望,不舍,深情。那声音听着耳熟,却在告别。

不,不对。关宏峰感觉身体里突然升起一股力量,想要留住这个声音。别走,别离开!又升了一股愤怒,不对,你不该告别,你应该在说着欢迎。

愤懑之下,他打穿了那堵墙,睁开了眼。

他看见了所有人,却独独少了他最想看见的人。

他似乎懂了些什么,领悟了些什么,重新闭上了眼睛,眼角划过一滴泪,在清晨朝霞的映射下,红得像血。


真好看,那个钻石不透彻,也没有被切割成可以闪瞎人眼钻石抛面,但是他微微泛着黄光,像是藏了颗太阳在里面。

医生在他耳边说着什么。“关宏峰先生,请您放心,只是一个小小的腿骨钉钉的小手术,不会有风险的。手术之后通过正常的复健您就可以正常行走了。但您确定要用这个钢钉么?”

他没有看一声,只是盯着那颗钻石,回答道:“是的。”他怎么可能还有其他的选择,只能是他,只能是这颗带着他的钢钉深入到自己的身体里。

医生叹息道:“好吧,那您准备一下,一小时后开始手术。我们要对这个镶嵌了一颗骨灰钻石的钢钉做个检查。”

护士推着关宏峰的轮椅回到了他的病房,高亚楠趴在他的病床边睡了。他拒绝了护士帮他躺回床上的提议,让小护士把轮椅推到那个他和他弟弟都亏欠良多的女人身边,抚了抚她的头。


一个月后,高亚楠推着他来到津港墓园。留他一人在一块墓碑前,含着泪走远了。

他看着碑上刻的字,一个只有一个字与他的名字不同的名字。痛彻心扉,却一滴泪都流不出来。

他在想,如果是他去A 省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如果关宏宇不是那么决意的要把陷害他哥哥的人揪出来会不会就有不一样的结果;如果他没同意让局里让他和关宏宇搭档破案,而是让他老老实实留在牢里会不会也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如果他一开始就没有陷害关宏宇他们会不会又不一样的结果。

有那么多次,有那么多次,有那么多次他可以让关宏宇不被卷进这场自身难保的洪流中,他都出于或公理或私心将弟弟带了进来。

“你知道一个人生下来能有一个孪生兄弟的几率有多大吗?从小到大,虽然咱俩有相同的外形,相同的声音,甚至体内流着相同的血液,但相互之间的关联,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紧密过。”

“一母同胞是缘分,并肩同行是造化。”

缘分和造化都不是成就我们的原因,是我们自己。我们的血肉骨心,是我们的爱。

你从我的血中来,回到我的骨中去。

   
评论(9)
热度(56)
最近尤其痴迷冰尤和小排球
欧美粉一万年出不来。。兴趣爱好广泛地飞出了银河系
© 痴心必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