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必死

厉鞭不伤,爱即盔甲 00(双关 九号房间AU)

Room No.9 AU 九号房间设定 懂者入欢迎上车,不懂者请自行度娘谷歌耻度太大作者还要脸就不贴详细设定在这里了

被老哥吓傻了的弟弟关宏宇x逐渐开发了受虐狂潜质的哥哥关宏峰

又名:治好感光性休克的家传秘方

梗概:莫名在一间旅馆样子的房间里醒来,关家兄弟两个发现他们必须要完成诡异而诛心的任务才能出去,否则似乎有生命危险?……

警告:包括但不限于轻微血腥描写;道具play;自残及他残;女装;捆绑等

弃权声明:设定不属于我,人物不属于我,我只有脑洞和看我文(还很善心留评论)的小天使们

作者是个试图伪装成老司机的菜鸟。但用我只上驾驶位一小时就学会开车后还稳妥上路的现实经验保证,我车感好到爆炸噢~ ^_- 【贺文:恭喜白夜追凶被Netflix买下海外播放版权~潘哥儿好样的!】

立个flag:忙完了最近比较闲,做到日更!(ง •̀_•́)ง【因为写完这篇要去填小花滑的坑…哦还有哈蛋的…绝望Orz】

答应@就这么爱SS的甜饼!(当然饼虽然是巧克力做的但饼上撒得照旧不是糖霜而是玻璃渣,个人承认我写得挺爽)ps.坚持到最后绝对有惊喜!在我连载这篇时每个文章下都留言了的小天使可以点!梗!最后番外写写写!(作者为了留言什么都豁出去了!)

 

LOADING……

系统加载完成。

是否重新开始剧情?

是。

……

欢迎入住九号房间。

 

  1. 第零天(上)

简介:关宏宇被高亚楠甩了,一直暗恋弟弟的哥哥看不得弟弟闷闷不乐,借外派讲学之机带弟弟散心。下了飞机之后,两人便在去旅店的车上失去意识,再次醒来时,他们身处奇怪之地。

 

       关宏峰其实一直都看不太得他弟不开心的样子。关宏宇有时候不开心是生气气得,那会儿他弟的脸上面无表情,跟他简直一模一样。关宏宇拿这招镇过好几次场子。比如黑帮大佬的军火交易现场;神经病连环杀人凶手意图行凶现场;甚至对着个欺负外地人的租车小老板都能二话不说拉下脸来。但更多时候,则是委屈的。这时候他弟脸上就会浮现起可怜巴巴的样子,活像只毛还没长齐的哈士奇,睁着瞪圆儿的小眼睛,直溜溜看着他,指着他还能像二十多年前的小时候为这个操蛋弟弟出头。(即使他只帮他弟出过一次头,还被打得特惨,结果他弟第二天把那伙人揍得落花流水,自此从来没叫着他在自个儿受欺负时被他瞅见)为什么看不得?他会心软,他会心疼,他会泄露出他爱他弟爱了一辈子的秘密。不是兄弟之爱,是想被他弟操死在床上的那种爱。

      多可怕,面上看着是个威风八面仪表堂堂的人民卫士,里子却是个怪物。

       关宏峰一直躲着他弟,从大学开始。在那之前,在他还没满十八岁之前,他放纵自己享受这段还能伪装借口成兄弟的关系里,汲取他度过余生的力量。他一直做得很好,躲得远远的,闭耳,塞听,不知道就可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他弟弟从初中开始就每年一换的小女朋友,没有他弟为了讨好那女孩儿的苦恼纠结,没有他内心滔天的嫉妒。他把自己隔离得太好,好到他都看不到他父母的死亡。父母的意外身亡改变了一切又什么都没改变。他弟恨上了狠心的哥哥因为所谓的大学课业错过了父母的葬礼,即使他哥当时在毒贩窝里挣扎求生。只有光宏峰自己知道当他看见弟弟扑天盖地的怒火第一次正面向他袭来时,那种莫名的窒息快感让他颤栗不已。但仍然无话可说。纵使后来他弟从周巡口里得知这段往事儿后悔当时恶劣的态度,关宏峰都装作满不在乎,面无表情。哥儿俩个就一直维持着像冷战一样的关系,交往不深,交流不多。但内心深处,他们都知道,他们只剩下彼此了。

       2·13惨案是改变了他们,不,也许只是改变了关宏峰一生的契机。破案之前,关宏峰与关宏宇同吃同寝同住。关宏宇分享着关宏峰的一切。再大的误会也在危机面前也如春雪般在彼此火热的心的坦诚下消匿无踪。但秘密不会。秘密无法坦白。日日夜夜关宏峰的心都被秘密啃咬得残缺不全,日渐破碎。

       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谁都没想到,首先发难的是高亚楠。

     “哥…亚楠把我给甩了。”意料之外的敲门声让关宏峰犹疑了一会儿才打开,没办法,积习难改,却不料在开门的一瞬间一句轻飘飘的深闺怨妇般的句子在耳边炸了道惊雷。低头一看,只见可怜巴巴的弟弟蹲在地上仰着头一脸委屈加苦恼的表情继续抱怨道:“我怎么挽回解释都不管用,我问她我哪里做错了我都能改,结果你猜她说什么?”关·能把什么都变得跟戏剧一样热闹的·宏宇,下意识买了个关子,想活跃下气氛,让他哥生动点。结果他哥二话没说,扫了眼死活没有站起来意向的弟弟,转身摔门,打算继续吃被打断的晚饭。关宏宇一个窜身挡住了门,进了屋子。反手关门的时候倒是继续说了下去:“‘你,你错大发了,最大的错就是你有个哥!回去你们哥俩过吧,我是不掺合了’。哎哥,你说,这女人的心思真都太难懂了。水深火热的时候能和你好,太平了反而要分,为啥啊?”边说着,边给自己也盛了碗饭,拽开饭桌边上的椅子毫不客气的坐下开吃了。

      “我又不是女人,我怎么知道。”关宏峰却是少了吃饭的兴致,放下筷子。垂着眼睛,淡淡说了句。心里却想“怕是这聪敏的女人瞧出了些什么吧。当你朝思暮想的人触手可及,伪装怕是毫不成功”。

     “唉,不过也是,听完她说分开,我也不是很伤心,可能我们的感情早就变成亲情友情那样儿的了吧。分开,她也能去找真正对她好的人了。”关宏宇有点怅然,忽又伤感起来,“白费了我好大劲儿弄得两张邮轮船票。”

       关宏峰不动声色地看了看他弟,确定他弟确实没有很伤心,最多有点失落。他突然开了口说:“你赶紧把船票退了吧,没工作没钱挣还乱花。不过过两天山南省昆暗市那边请我过去讲座,我跟局里打个报告,你跟我一道走吧。正好去山南那边泡泡温泉放松一下。“

       “哟,有这等好事!去,必须去啊。“一瞬间失落的公鸡恢复日常状态,一边嘴里嚼着饭菜一边嘀咕要带这这那那的东西去。

       关宏峰闭上了眼睛,放松地后倚,靠上了椅背。

 

###########

 

       下了飞机,关宏峰倒还没觉得什么,关宏宇就站不住了。

       “我的老天,山南怎么变这么热?哎不行哥,我得脱两件。“说着一反手,抓着衬衫的两底边,往上一拉,再左右手撸一下,把早在三个小时飞行时间里蹂躏得像块烂布的衬衫脱了下来。正巧路过一个垃圾桶,关宏宇刚想扔,结果 被他哥一个厉声喝住,不得不乖乖把衬衫翻正,解开纽扣系在腰间。不知怎么想得,关宏宇自从不必和老哥保持外貌一致后竟留起了头发。早在刚下飞机时关宏宇就把堪堪留到肩膀的密实头发在脑后扎了个揪,配上黑色紧身背心,腰间围着的深红格子衫,深蓝色工装裤,和脚上踩的驼色布靴,整个人显出一股子颓废又放荡的年轻劲儿。关宏峰看着眼前的弟弟眼神暗了暗,被心火烧得口干,不禁舔了舔嘴唇。

       关宏宇似是还嫌他哥不够热,给他哥耍了个眼神,整个人明快非常。腾得一下,关宏峰这块万年冰山瞬间化成沙漠,心心念念他的爱可给予他哪怕一滴甘露。但关宏宇只头都不回地朝大巴走去。关宏峰隐约听找几句抱怨,“山南穷鬼,请人来讲学还得让人自己付钱坐大巴过去,来个人接一下都不成?“

       关宏宇哪里知道,他们这是不请自来,到时候山南省公安局没被这两尊大佛吓着就不错了。

       上了大巴,顶上空调习习吹来缕缕凉风,慢慢地满心燥热平复下来。关宏峰看着右手边看着窗外景色的弟弟,不知不觉着,失去了意识。

       再一醒来,米白色的顶灯柔和而不刺眼。微弱的光源只够关宏峰勉强看清这里似乎是个房间,而他则躺在一张足够三人共眠的大床上。悄然坐起,探手一摸,身边还有一具散发着浓浓暖意的热源。

       与傍边人一个鲤鱼打挺却不慎掉下床的巨大撞击声和呻吟一同响起的,是一个冰冷的机械声。

       【欢迎您成为新任九号房间房客。

          你们已作为行动分析的实验对象被选出。请积极配合以下行为条例。】

       “我日,这什么玩意儿?哥?哥!你在吗?你还好么?哥?”关宏宇的声音从床下传来,焦急的心情一览无余。

       “嗯,我在。你先别慌。”关宏峰强压下心中不安,这绝不在原定计划之内。

       “唔好…”他弟明显松了口气,骂骂咧咧地把自己因为摔到地上而纠缠不休的床单里解救出来,一站起来就看到盘腿坐立在床上的关宏峰。

       【每日12点,房客会收到两个课题,请选定一个课题并在24小时内完成指定内容,可获得10点积分,累计满100分,实验结束,放还房客所有个人物品与证件并送离房客。积分还可兑换特殊物品及服务,详细积分操作指南可见屏幕左下角“信息”专栏。每日定时提供三餐,房间清洁和衣物换洗。希望您享受实验过程。】

       与话音一同响起的,则是逐渐明亮起来的顶灯,在充足光线的照明下,关宏峰和关宏宇都看到了这是一个怎样的房间。

 

TBC

 

闲话:我就是私心让弟弟留了头发,长发小哥怎么样都帅!

   
评论(8)
热度(49)
脑洞多到叠加起来可垒出银河系。欧美圈资深粉。
© 痴心必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