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必死

厉鞭不伤,爱即盔甲 00.5(双关 九号房间AU)

  1. 第零天 (下)       

    (上)的指路

简介:do ordie??这是什么见了鬼的规则!关家兄弟将面对第一个课题,他们的选择势必会改变些什么。

关宏峰和关宏宇穿在身上的衣服已经不翼而飞,现在穿在他们身上的很像那种护士服,白色的大圆领T恤,胸前有一个口袋,下身是宽松的白色七分裤,全身的饰品全部被拿走,他们现在身无长物。兄弟两个对视一眼,从床的两侧开始缓缓移动着,打量着整个房间。关宏峰一睁眼便注意到的顶灯其实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灯,技术上说,整个天花板都是灯,光线从天花板上的每一块板子上透下来,整个房间一览无余。电子音里说的屏幕在是一个弧形超薄电视,在床的右前方,斜放着。床头的两侧各有一个床头柜。床的右侧被整整一面被米色的厚重布料遮盖了起来,关宏宇正站在床和布料之间的过道上。他用力拉开布料后一整面海映入眼帘,日光高照,依稀还能看见几只海鸟翱翔。关宏宇定睛一看才发现这只是两面液晶显示屏,所谓的景色只是录制的画面。角落里的屏幕在电子话音刚落时便亮了起来,离屏幕更近的关宏宇在和他哥对视一眼,得到他哥一个闭眼点头的默许后,走上前去查看。这时关宏峰也走到房间中间四处观察。

整个房间的摆设都极其简单,就像一个普通三星级宾馆房间,地上铺着米色的地毯,厚实的绒毛踩在脚上极舒服,关宏峰赤着脚踩上地毯上走路时不禁蜷了蜷脚趾,眯起了眼睛。除了一张大的离谱的有着黑白条纹床上用品的床,就是一张实木书桌和配套的椅子,摆在床的左前方,离一个像出入口的窗口不远。靠床的那面墙上有一个门,门是打开的,透过门可以看见里面是一个面积不小的两进浴室,洗漱台和浴缸被一道磨砂隔断分开。大理石瓷砖地板并没有想象中的凉。整个浴室干净而宽敞。从浴室出来的关宏峰和检查完屏幕的关宏宇再对视一眼,关宏宇摇了摇头,即说明没有可疑的地方但也没有任何破绽,整个房间再各种意义上都很干净。最后两人一齐走到离书桌不远的那个像个巨型宠物进出口的窗口前研究。

“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啊?”

“不知道。这个窗口打不开。”关宏峰敲了敲那块凹下去的板子,微不可察的震动告诉他这是块很厚的金属板。只靠蛮力并没有可能打开。

关宏峰抬头看看天花板,整个天花板散发着微黄日光,跟四周的墙严丝合缝。墙纸是米色的。这些柔和的黄颜色中和了这个房间像个囚笼的感觉。

“随遇则安吧。刚刚那个声音不也说了我们不是没有机会出去。”

“对,只要我们乖乖遵守他们的游戏规则,完成他妈的谁知道会是什么的课题。”关宏宇烦躁不已,使劲抓了抓头发。“他们要是让我们自相残杀怎么办?”

闻言,关宏宇倒是把自己吓了一跳。“卧槽,应该不会吧!”

“别自己吓唬自己。如果要我们自相残杀就不会提供给我们这么好的居住坏境。你见过哪个角斗士不住狗窝住客房?”

“哥…”

【特殊规则:房间中一方实验者刻意杀死另一位实验者时,实验结束。】

“哥。你别胡思乱想,我绝对绝对不可能对你做任何事的。”

关宏峰忧心的揉了揉眉心。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特殊规则:房间内十天没有任何大于1分的积分变化,实验者将被抹杀。积分为零时,实验者将被抹杀。课题无法跳过,每推迟24小时执行课题,将扣1点积分。】

这就来了。关宏峰最怕的规则。他们必须依照规则完成这个不知名组织的实验。连被囚禁在这里什么都不做都不可以。

突然角落里的屏幕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屏幕上的桌面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一块块分割的小窗口,很像他们平时看的监控录像。

“这些大概是其他房间的录像。”关宏宇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观察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些房间里情况各不相同,有的只有一个人,有的有数不清的一群人。都各自干着毫不相同的事情。甚至其中一个窗口中他们亲眼目睹一场谋杀。一名男性实验者将另一名女性实验者无情杀害。

“日他奶奶!他也下得去手!这地方无视法律了么?”关宏宇看到那杀人的一幕立即炸了起来。怒气滔天。

“冷静。你这样帮不到任何人。”关宏峰伸手握住弟弟紧握的拳头。尽管他自己的嘴角也紧紧绷住,表情严肃。

突然屏幕一阵黑白雪花闪过,同时伴随着一声提示音。

叮——

【今日课题:

  • 1) 实验者A采集任意体积实验者B的精液
  • 2) 实验者B采集800ml实验者A的血液

友情提示:实验者编号请查看后颈标记。】

四行黑底白字震惊了兄弟两个。一时相对无言。关宏峰假咳了一声,关宏宇方才如梦初醒。顿时一张脸腾得红了。关宏峰有些无奈,自己应该是更难堪的一个好么。面对喜欢的人,第一个选项无论他是哪个编号,都会很尴尬。

“转过身,低头。”关宏宇明显无法思考,乖乖听从他哥的指示。关宏峰撩起他弟弟脖子后面的碎发,果然看见一个类似皮下追踪器的拇指大小发着荧蓝光的字母A。看来自己是B了,关宏峰暗想。他一边低声告诉弟弟他的编号,一边轻轻触了触那块植入设备的皮肤。很硬。稍微一用力按了一下。却听见一声闷哼,怀中弟弟的身体猛得抖了一下。关宏峰心中一慌,忙问:“怎么了?”

“没事,哥。”关宏宇喘了两口气,略带沙哑的回应。“只是一通电流。这应该就是他们的抹杀方法了,哈。还真是高科技啊。”

关宏峰沉默不语,捞过他弟弟的手,一点点把弟弟紧握的手松开成掌,抹了抹手中攥出的汗。

“所以,怎么办啊哥?要不咱先做一个试试?抽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关宏宇静静看着他哥动作,有点不知所措。关于这两个课题,关宏宇觉得选择哪一个是显而易见的。毕竟800毫升最多造成一段时间的虚弱,也伤害不到谁。

“800毫升的一次性失血虽然不会危及生命,但是绝对会丧失一段时间的反抗能力。况且,你的血液样本被拿走,你就不怕再被陷害一次?“

“嗨,陷害算什么,这不是有你吗哥,你在我还怕什么。“关宏宇满不在乎的说。却没想过这脱口而出的话在他哥心里泛起多大的波澜。关宏峰怔怔看着关宏宇,心中暖暖的,但同时心底也涌起一阵阵绵长的疼痛。关宏宇真的是太信任他了,这样赤诚,可他心里那点龌龊心思相比之下是多么卑劣。关宏峰别开眼神。勉强地回应道:“那,那是自然的。”

“哈,那就这么说定了,课题二。”关宏宇话音一落,就看到屏幕上的文字消失了,再次返回到桌面。

“那之后要怎么办…”关宏峰内心的忧心丝毫未减分毫。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一切不会一直这么简单。

看着思虑重重的关宏峰,关宏宇使劲拍了拍哥哥的肩膀,说到:“别想太多了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凭借咱两的大脑还有什么搞不定的?而且我们最快十天就出去了。哎哥,你说周巡会不会发现我们不见了啊。这两个大活人消失个十天半个月的他就不紧张?”乐天派的关宏宇在了解了当下的情况后倒也随遇则安了,试图安抚他多思多虑的哥哥避免他早衰。“看我这弟弟当得多贴心。”关·不要脸·分分钟往脸上贴金·宏宇心里美滋滋的想,“没了我,我哥他肯定什么都做不了。”

“希望他发现吧。周巡最近也在忙着训练那帮新人。”关宏峰未必没有体察到弟弟的用心良苦,顺着他弟的话茬接了下去。目前的情况来看,也只能如此了。


TBC

闲话:慢热抱歉...毕竟要把背景交代的清楚一点。车在路上了别急。日更作业1/10完成√

   
评论(6)
热度(30)
脑洞多到叠加起来可垒出银河系。欧美圈资深粉。
© 痴心必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