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必死

厉鞭不伤,爱即盔甲 01(双关 九号房间AU)

2. 第一天

指路:0000.5

简介:任务似乎并没想象中的难,兄弟二人松了口气,但这一绝不会一直这么容易。

 

房间里没有任何一处有对时间的具体指示,唯一可以估摸时间的方法就是伪装成窗户的巨大显示屏,和天花板上灯光的变化。这两处都随着时间模拟日光而或明或暗。后来关宏峰在床头柜的上方找到两处开关,是用来控制浴室和天花板中央一块板子的明暗度的。

就在显示屏漆黑一片,只显示出点点星光的时候,窗口处传来阵阵声响。先是阵暗暗轰隆声,关宏宇贴在那金属板上细细听了听,不是很确定地对他哥说:“这个板子外面好像在放气?我感觉到微弱的气流。”不一会儿声音消失,板子突然向一边迅速划开。板子后面是一个餐盘,看来餐盘里就是他们今天的晚餐,餐盘后面是一个盒子。他用一只手端起餐盘,另一只手拿起盒子,夹在肋下。当他一拿起盒子,金属板迅速合上。关宏宇看着那个跟蚌一样紧紧关上的窗口撇了撇嘴,很是不屑。“早知道晚会儿拿,板子外面是个什么样子还没看清楚呢。”他暗想。关宏宇双手端回餐盘放到书桌上,招呼他那个闭目养神的哥哥吃饭。

晚餐是极丰盛的,三菜一汤,分量管够。但跟着晚饭一起来的盒子让人倒尽胃口。两个人都知道里面放得是什么,一时间相对无言。正吃着饭,关宏宇来了句:“哥,我们可以从那个窗口逃出去啊。”

关宏峰实在不想理他这个脑子里缺根弦的弟弟。明明当他弟弟不得不一个人独当一面的时候还很机敏,怎么在他这个哥哥面前就不带着点脑子?但还是细嚼慢咽的吃完嘴里这口饭,才跟他弟弟解释:“第一,这个板子的开关估计是重力感应控制的,你没注意到你一拿起底板上的物品挡板就闭合了?好,就算你能找到个东西压着,勉勉强强从那个没比你肩膀宽多少的窗口出去,你能确定你可以闭气很长时间?你自己说的板子打开之前外面在放气。我觉得他们会在那面那个房间抽真空,这样既避免我们想办法撞开这块板子的可能性,也解释了为什么之前我听不到外面任何声响的问题。“

闻言,关宏宇原本还觉得自己想出了好办法,被他哥打击得体无完肤。

关宏峰心里装着事,根本吃不下几口饭,就看着关宏宇风卷残云般把晚饭扫荡一空,一边嚼着菜一边还劝他多吃点。他闭着眼睛挥了挥手,表示他弟不用理他,便陷入沉思。

目前为止任何确认可以逃出去的方法都被否决了,他并不想冒险破墙而出或者打坏那面显示屏。虽然没有提及,但他并不认为破坏房间内物品会没有代价。当他们决定了课题之后,关宏宇实在无聊得紧便趴回床上睡觉去了,而他趁他弟弟睡觉的时候,把角落里电视上的菜单研究了个彻底。如果这是个研究所,那这个地方真是财大气粗,在积分兑换的商城里他看到了很多东西,从最简单的金钱珠宝到匪夷所思的身份替换(物品描述为“可以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人,即使是世界首富“?即使这玩意儿要的积分也多得吓人)。他无法确定这个研究所或者组织背后的任何身份。这绝不是某一个国家或者一个企业可以做到的。同时他发现一些基本要求甚至都不用积分去兑换,比如三餐的选择,那餐单丰富得简直每餐不重样的吃都能吃个一年还有余;还有一些生活上的要求都可以提出来,关宏峰试着写下一个要求一些书籍的请求,结果是被告知所求物品会在24小时内到位。他琢磨不透这个实验的目的。但他很确定这个地方很努力的在为实验者创造最舒适的环境,甚至如果有实验者想永远留在这里都可以。

关宏宇看着他哥眉头紧皱,右手还时不时的揉揉太阳穴,可见是用脑用得狠了。关宏宇在被逼跟他哥同居的时候简直不能再了解他哥了。就是个闷葫芦,锯手锯脚都不一定能让他哥说出他不想说的话。关宏宇得意一笑,他哥硬的不吃,软的可是一吃一个准,套他哥的话他可是很有心得。

第一招,投石问路。即让人注意到自己,又打开话题可以继续交谈。

“哥,那咱吃完饭就把血给抽了呗,这么放着也不是个事儿啊。“关宏宇开口打断他哥的沉思。让面前人的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来。

“嗯?嗯,嗯。好。”关宏峰心不在焉的回应,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你…真没问题?”

“哎哥早给你说了没问题的,要是那课题是换你抽掉八百毫升血那我肯定不选,就你那小身板,没抽几下呢你就得跪喽。“关宏宇满不在乎的说,顺带讽刺下自家哥哥”虚弱“的身体。

关宏峰连瞪人的力气都没有了。“作为警察我们也是每年都要献血的。别把你哥想这么弱。”

“切,你这几年到底献没献血你自己最清楚。”

关宏峰顿时被噎没话说。这倒是真的,自从伍玲玲死后他再也没献过血。

很好,转移注意力成功。

第二招,迂回前进。想知道的话题决口不提但要旁敲侧击。

“得了哥,实在不行咱俩就交替着来呗,今儿我,明儿你。谁都不欠。”关宏宇吃完饭把筷子一丢。四仰八叉地坐在椅子上。“来吧。早点弄完睡觉去了。”

“…那你先去洗个澡。”关宏峰把盒子拿到手里上下摆弄着,心神不宁。

“不是吧哥!都这时候了还这么讲究。”关宏宇惨叫一声,实在受不了他哥的洁癖。

“快去!”

 

#############

 

关宏峰把盒子打开,把盒子里的血袋,针管,和抽血的辅助用具拿了出来。银色闪闪的针头似要刺痛双眼。背后浴室传来阵阵水声。关宏峰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关宏宇身处险地。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当初为什么那么冷静的嫁祸弟弟。理智上说得通的什么“需要保全自己才能查出真相”在“弟弟只能依靠他”的冲动中灰飞烟灭。那一瞬间弟弟可以独属他一人的想法席卷全身,压抑多年的感情顷刻间压垮理智的高墙。但是他的太阳即使身处黑暗,那光芒也足以刺痛双眼。

在看到课题的一瞬间,他有种冲动。选项一给了他一种微妙的希望,这十天或许会成为他最后亲近关宏宇的希望。一个在看似被迫被迫的情景下肆意表露真心而不会被怀疑的希望。

水声消失了。过了一会儿,只在腰间围了个浴巾的关宏宇从浴室门口走了出来,手上还拿了一块毛巾擦着头发。关宏峰一转头就看见关宏宇不耐烦得使劲揉搓着自己的头发,毫不怜惜。关宏峰握了握拳,却还是没压抑自己的欲望。走过去把弟弟的头发从他自己的魔掌里解救出来。取而代之的是他温柔而认真的擦拭。

关宏宇难得安安静静地配合哥哥的动作。旧日的回忆浮现起来。曾经的兄弟两个因为父母工作的繁忙而必须照顾彼此。但其实更多的时候是哥哥关宏峰照顾弟弟关宏宇更多,只因为早十分钟的降世,关宏峰就要负担督促弟弟吸收,为弟弟吹头发,甚至踩着板凳为弟弟做饭种种工作。但关宏峰甘之如饴。他看着他的兄弟在自己的照料下成长,成就感就这样慢慢演变成独占欲,正如亲情演变成爱情。

毛巾越来越湿,头发渐干。关宏宇抓住还在他头顶上隔着毛巾来回摩挲的手,说到:“哥,干啦。”

关宏峰默默地最后擦了一下手下难得柔顺的头发。把毛巾丢到书桌上。只见关宏宇变戏法一般又拿出一个干净的毛巾,来回折叠几下垫在左手手腕下。“哥?咱快点弄完睡了呗。”

关宏峰抓起装着抽血用具的袋子,撕开,碘酒消毒,酒精除迹,绑上橡胶止血带,精准30°角穿刺,移除止血带,静待血液填满八百毫升的血袋。整个过程迅速,手法干净利落。

关宏宇十分诧异地看着他哥,“哥,你这手法不错啊。”

关宏峰张了张口,喉咙发紧,“理,咳咳,理论学得好,实操的关键也只是手稳罢了。”低沉沙哑的声音戳穿了他假装淡定的表象。刚刚抽血的过程中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直到现在他才后怕起来,万一针头里有空气泡怎么办?万一他刺偏了?关宏峰顿时愧疚起来,“你知道这一切是可以避免的。”他低声说道。

“什么?哥。”把注意力放在观察血液的流动上的关宏宇并没有听清关宏峰说了什么,不经意地反问道。

“没事。”听到这个回答时关宏宇才有些意外地看了看关宏峰,倒也没再深究下去了。

“八百毫升啊,找这个速度抽得多久啊。”

“起码五六分钟,安心坐着。”

“哎好吧,那哥你和我聊点啥呗,干坐着好无聊。”

关宏峰实在不知道要跟他弟聊些什么,突然想起来很久之前他弟下定决心成为一名合格的刑警,便在脑子里扒拉扒拉,扒出个以前破得精巧的案子给他弟当故事讲了。

很显然他光宏锋不是什么说书人的好材料,要不是这话题是关宏宇感兴趣的,八成他弟早睡过去了。

很明显抽血抽到后来时,关宏宇的昏昏欲睡绝不是因为关宏峰故事说的不好。不知不觉间,关宏宇靠上了他哥的肩膀,而关宏峰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感受着他弟绵长的呼吸在他的脖子前吐息着,关宏峰心疼得不行。

“哥…继续说嘛,没听完,最后你是怎么定位那个犯罪嫌疑人的位置的?”显然意识模糊的关宏宇也有坚持的原因。

“我就是…”话说到一半后半句实在说不下去,暖声哄着弟弟说到:“明天告诉你,就算我现在说了你也记不住。”关宏峰感受到肩膀上微不可察的前后摩擦,便知道这是同意了。

这时血袋终于要装满了。关宏峰一手扶着他弟的脑袋,避免因为他移除针头的动作而移动。先将血袋扎紧后放到一旁,用棉签摁住针孔处止血。两只臂膀环绕着关宏宇的身体,就像一个甜蜜的拥抱,安心的依靠。

关宏宇睡得很沉,沉到关宏峰把他带到床上的过程中踉跄了两下都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乖巧非常。

给关宏宇盖好被子后,关宏峰换了睡衣,尽可能放轻动作地简单洗漱了下,就并肩躺在关宏宇的身旁,却迟迟合不上眼。他愣愣得看着天花板上的光线,看到眼睛酸痛,隐隐有流泪的冲动。侧过身,看着他弟规规矩矩的睡姿,内心暗自发誓,绝不会再让关宏宇受到半分伤害。

一波三折的一天终于过去了,在第一天的最后他深陷于一个悠长的梦。梦里一切都那么美好。可现实总与梦相反。

 

TBC

 

小剧场:其实兄弟两个中睡相不好的是哥哥。因为小时候弟弟睡狭小的上铺,他要是不乖乖的睡,第二天兄弟两个的房间就是个凶案现场了好伐。弟弟表示在同居期间晚上睡觉时被他哥各种“骚扰”时委屈得很。(完美解释床上一个人的睡痕)

 

闲话:话痨,爆字数了大概。想合理开个车都要快一万字的铺垫我也是很崩溃了。不过明天会是很劲爆的一更。希望官方粑粑不要屏蔽我这没有存在感的作者的车哈哈哈。

   
评论(6)
热度(46)
脑洞多到叠加起来可垒出银河系。欧美圈资深粉。
© 痴心必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