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必死

《情人的眼睛》My mistress' eyes are nothing like the sun

想写一只对老爷一见钟情却不自知的大超。一只可以用他的不死和伟岸安慰老爷、告诉他就算他过去的家人全都离去了他还会有一个人永远不会离开的大超。所以一定的ooc(应该是)正常的。但所有艺术形式都是第二文本嘛,需要读者解读。BvS这部电影如此,我这篇文也是如此啦。
但我没看过任何漫画和动画。人物了解和形象全部来自于电影。所以如果人物于您看来太ooc请指正,我会参考。但如果只想喷的话那最好还是自行点右上角吧,谢谢。
看过这些预警还想看下去的话,首先感谢大家的支持,其次预祝观看愉快^_^

弃权声明:一切人物属于DC、华纳和所有漫画制作人员、演员、电影工作人员等,没有他们就没有蝠超和这篇文。感谢他们的辛苦付出。

《情人的眼睛*0》

Chapter One

^Superman side^

那唇极美艳。
克拉克出神地想。
眼前人微侧立,一副暗藏防备的无动于衷之态。全身上下被量体裁身的制服密实的包裹着,韧硬的头套笼罩起男人的脸,独独露出在那皎皎的月光下映得莹白的下颌,和那双如焰火般烧人心智的红唇。
薄如秋叶,锐如寒刃,却偏偏艳如霜血。红得煞透了人心。
吻上去定不会像露易丝的唇那样甜美厚润。
他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他与那面前与黑暗融为一体的人才第一次见面。却为何会想起他那强韧的女友?
但哥潭义警锋利而专注的眼神让他回了神。
“下回在天上见到蝙蝠标志你最好别再出现。”他警告道,却不含敌意。“蝙蝠已经死了,埋了它。这次我放过你。”
语毕他立即转身,作势离去,因为他发现他渐渐对那双红唇失去了抵抗力。这才刚刚背对着蝙蝠侠不到一秒,他的脑海中就已经开始闪现那双棱角分明的唇。
而他也听到了对方答非所问的回应。
“你会流血么?”
和即使远在高空却因超级听力而没有漏掉的自答。
“你会的。”
而我心甘情愿。
为了那双唇。
和那唇的主人。
一见钟情。
超人微微笑了。带着小小的满足和更多的迷茫。

~~~~~~~~~~~~

他心里再明白不过。他在公寓里对女友说的不在乎半真半假。真的是他确实不在乎,假的却是他根本不知道他在乎的主体是什么。是世人的期望还是他慢慢从万能中体会到的一点点自大?是为了维持露易丝对他的渴望还是为了他父亲对他的期盼?
他太羡慕蝙蝠侠,为了那个年近半百仍坚信不移的奋斗着的人类。那个男人有一个终点。那是一个永远到不了的终点,也是一个每一刻都是结束的终点。那是在某种意义上具象的目标。而这个男人也有永不停歇的动力——他的恨。对罪犯,那些恶烂到血骨里的人渣的恨。
但他什么都没有。没有目标,没有动力——他若是恨,那承载他恨意的主体就是这自然,也就是这颗星球。这太荒谬。
所以他选择听从朱恩参议员的呼吁。
他换上他的制服,从天上降落到国会大厦的洁白广场前。踏过那些年轻的大理石,行过那些典正的满缀着艺术品的走廊,路过那些或敌意或支持的人群,接连推开那扇大门和门栏。他第一次站到了世俗权利的面前。可笑地希冀着他们可以给他一个目标或是一些启发与感悟。
可他不懂人心和利益纠葛。
他闭目沐着火,似在感受那爆裂的热度,更似是在麻木地困惑着。
所以他迅速飞离了火海,上升到他平时最爱待着的平流层高空。这里静谧又嘈杂。耳边可以感受到高空大气的流动对撞而形成的波波没有节奏但有种莫名韵律的鼓动声。像极了人体内血液流动的声音。在这一瞬间,他往往能突发的感受到这颗星球的脉动,心中随即也涌起阵阵悸动。*1
他还不太明白这悸动代表了什么。

~~~~~~~~~~~~

他其实听到了,并不是用手机上的留言箱,而是真·如在耳边亲口所说·的听到了,露易丝打给他的那一通通电话。也真·看到了女友因为担忧他而在酒店房间中坐立不安,来回踱步。这一刻他突然对自己的超级感官有些许的不满,他愧疚于让女友如此忧心,也无力于自己无法让事态变得好一些,更迷茫于那个男人。那个有着日夜般截然不同的两面的男人。是的,在他第一次见到那个诡谲的蝙蝠侠时,他就已经被布鲁斯·韦恩这个男人惊诧到。他那完美无暇的伪装和义无反顾的坚持。迷茫于他对男人的情感,他不知如何表达,所以他选择不去传递。
所以他缓缓地降停在露易丝房间外阳台侧边的围栏上。
“恐怕我当时不是没听见,而是我根本没在听。”
他终于还是说出了口。他不是神明,不是完人,也不是上帝,他什么都不是。只是玛莎和乔的堪萨斯男孩。那个被父亲的鬼魂萦绕周身的异类。
他走了。没有说出分手。
因为他还不知道那个男人之于他究竟是怎样的重要。
但他确信那不是爱。
他爱露易丝。

~~~~~~~~~~~~

他没想到蝙蝠侠二话没说就手段齐出。二人打了一场超人几乎死亡的架。
他也没感受过氪石的力量。他在地球长大成人。如果不是佐德的到来他根本不会正面的出现在世人面前,穿着那身并不令他舒适的制服。
他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直到他被允许知道那艘带他来到乔和玛莎面前的救生舱,知道自己不来自于地球。而自己的故乡遥不可及。
但他知道氪石。
他只是不知道氪石对他们到底有多么大的影响。
所以那粉末雾状的氪石晶粉让他感觉到窒息,和热。
而当那长矛对上他,他先感受到的是乏力。然后是极尖利的矛头碰触在脸颊上的冰凉。随后他没感觉到多少痛,可能是因为蝙蝠侠在脚上用的力而施加给他脖喉上的痛早已超越峰值,只是有些濡湿。这令他因缺氧*2而造成的几近罢工的大脑花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这是他的血。血,钢铁怎么会流血呢?它们只会被高温融化,被暴力击碎,它们是刚毅的代名词,是不会有血那样柔弱的液体的。但这就是他的血,脸上遍布的神经末梢传递了太多的兴奋给大脑。这鲜明的事实。
血,他意识这个字时,无可抑制地想起那双唇。现在那双唇是什么样呢?他因为氪石的抑制和眩晕而无从得知。但他想,应该像平时一样,不,不,应该会比平时抿得更紧,而那颜色也会因为主人的用力而更加红艳。像是沾上了自己的血。
这一刻他想就这样死去也是可以接受的。
但不行。玛莎还在等他。他可以死去,死在蝙蝠侠手上也算是一种美好,但前提必须是玛莎的平安。
所以他相信了男人。
因为现在他手上有了男人的诺言。


-TBC-


注释:

(0)题目是莎士比亚第130首十四行诗《My mistress’ eyes are nothing like the sun》 (Sonnet 130),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推荐教授Alan Freeman的诵读版本。
(1)这段是我编造的啊!事实上我并不知道平流层上会不会有声音,但即使就人类而言没有,大家也懂,超人嘛,总能做到些人类做不到的。所以...不合理之处大家就当是文学必要处理来对待吧。
(2)如开头所说我不是很了解DC原著超人或是说任何人物,我笔下的人物形象和能力构架全部来自于电影。就是说,我是根据电影而自我补脑了些超人能力。比如这个缺氧,我认为超人不是不用呼吸的,他绝对需要,只不过他要是来到了无氧环境,他的身体便会进行快速调节以达到令超人适应的耗氧方式。(我不知道我解释清楚没有...Orz我怕DC资深粉喷我...当然要是有粉能帮我科普一下我感激不尽!!)因为他毕竟是在地球长大的嘛。当然要是官方很明确的说了超人就是不需氧那我再改改。



这又是我一个神奇的脑洞,二刷过程中印象最深的就是老爷在穿着制服带着头套一身黑中唯二露出的下半脸和那嘴唇啊啊啊啊!而且导演还特意给了老爷好几次侧脸特写显得那唇红艳艳的啊啊啊啊!**太勾人了!!!
这是一稿,之后会改也会继续写(还有老爷side呢!让我慢慢来)不得不说DC和华纳出的这部BvS真的很好啊!第一部刚看完是确实看不太懂节奏还很零碎,但看了一些解密后就一直想二刷,而这篇文就是二刷的产物....Orz对DC路转粉!!但作为初生作家希望不会有太多人喷我( ̄▽ ̄)

   
评论(9)
热度(34)
最近尤其痴迷冰尤和小排球
欧美粉一万年出不来。。兴趣爱好广泛地飞出了银河系
© 痴心必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