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必死

Born to Make History 00

向爱则死,向死而生,向生于爱

Yuri on Ice

维勇维 时空游离症设定 私设如山


序章 Prologue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小时候曾有一次陷入莫大的恐慌之中。那是他六岁时第一次眼睁睁地看到他上一秒还在纠正他舞步的母亲下一秒就消失在他的面前,而当他眼中蓄满泪水一边呼喊着父亲一边狂奔到父亲看书时最爱待着的小客厅时,却怎么也料不到在他面前是一杯余温袅袅的红茶和一本静静掉落在地上的《普希金诗选》的那一刻。那一瞬间,他茫然无措,进退不得。而唤回他神智的则是他父亲炙热的双手,随后他便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他再次醒来,世界天翻地覆。

他以前从未听说过这样的词语,这样的病症。自此以后“时空游离症”是他的梦魇,是他无数次失眠和从冷汗中战战兢兢惊叫醒来的罪魁祸首。维克托开始发疯了似的扎根在书房里,拒绝去学校上课也不再跟随母亲跳舞。作为双亲,维克托的父母无能为力。他们十分清楚的知道此事或早或晚都要告知于他们挚爱的儿子,即使他们私心的将这个时间一拖再拖,用“维克托还那么小”、“这病症不会在儿子面前发作”等借口安慰自己。却不料最后事实还是如此残酷地摆在最亲爱的宝贝面前。他们最不想伤害的明明就是他们最爱的维恰啊。可在最深的内心深处,他们又松了一口气,因为不会有事情比这还糟糕了,比让维克托亲眼目睹他们的消失还糟。然后世事无常,谁都不知道,这只是开始,还会有更多的,更糟的事情发生在他们最想保护的孩子身上。

“我也会像你们一样对么?”小维克托不是没察觉过父母的异常,但由于长时间仅与父母为伴的离群索居导致的沉稳和早熟让他选择相信这世界上他最信任的人。他总是期盼着有一天这些异常都会结束,他们一家三口可以安稳的,温馨的,正常的和其他人接触交往,而不是迫于不定期的无法解释的消失而不得不减少与外人的联系。但最后,天真的想法总是要幻灭的。在全面的了解了时空游离症之后,在得知他也会像他的父母一样后,他最终还是成长了起来。一开始由于孤独还暗暗埋怨父母的孤僻也不再介怀。因为他发现这样确实是最好的方式生活在正常人之间。没错,他始终觉得患这种病的人都不是正常人,而现在,他也不再正常了。

“噢,我的维恰,维克托。我的宝贝,对不起,我们……”晶莹的泪花在碧空般的眸子上闪烁,继承了母亲大部分轮廓与美貌的维克托也完美的继承了其母“冰花精灵”的称号。看着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眼睛,维克托可以十分地感受到父母的无奈心酸和歉意。谁愿意过着这样的生活呢?远离是为了保护自己,孤立是为了无人离去。可我的父母又是何其有幸,可以两个人作伴离开,分摊孤独与惊惶。“我以后也会像他们一样么?有个命定的,一同穿越的伴侣?如果有的话,我愿意付出一切。”

“没事的妈妈。我知道的。而且经过考虑后不想去学校读书了。我,想珍惜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光。”他最后还是说出了一直在考虑的事情。既然已知这种突发性极强的病症他无法逃开,那便正视它吧。

“不要怕,我们会一直在你身边,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作为一个俄罗斯男人,不可以怕,不可以逃。因为你知道,总有我们陪伴在你身边。”父亲的话仍在耳边回荡。他不会害怕,不会躲避,不会放弃,因为他是一个俄罗斯男人,身负冰雪,剔透坚硬。

   
评论
热度(21)
最近尤其痴迷冰尤和小排球
欧美粉一万年出不来。。兴趣爱好广泛地飞出了银河系
© 痴心必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