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必死

Born to Make History 0.5

向爱则死,向死而生,向生于爱

Yuri on Ice

维勇维 时空游离症设定 私设如山

前文短短短可能莫名其妙的序章


Chapter. One


God says to man, "I heal you therefore I hurt, love you therefore punish." 

神对人说:“我医治你所以伤害你,爱你所以惩罚你。”

                                                                  ——泰戈尔《飞鸟集》63 


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维克托的父母没有想到,维克托自己也没有想到。

 

时空游离症作为一种基因遗传性偶发高危综合症,拥有基因遗传性(性状基因位于性染色体X上。属隐性基因,转为显性表达状态几率不足亿分之一。有极高的突变几率)、偶发性(病人发病时间没有规律,首次出现症状时间没有规律,发病时间长短没有规律,症状消失可能不定)、高危性(有极高的影响时间轴和空间基位的可能。对病人身理心理都具有极大的负面影响。获得并发症几率极高)等特性。且该综合症有多种变异格,其最基本也最普遍的发病形式是基本性时空游离症,即表现为不可控的身体消失,短可几秒,长至数日。

 

而自从维克托六岁了解了这个自己逃不掉的噩梦,知道这个所谓的时空游离症将无可避免的袭击他的生活后,他便放弃了作为一个普通人,拥有一个普通的人生的想法。他放弃了私立学校的学习生活,选择在家接受父母和家庭教师的辅导。作为一个作家,父亲教他习文明理,处事待人;作为一名舞蹈艺术家,母亲教他舞姿典范,礼态风仪;而大千世界的奇妙之处则是家庭教师为年纪尚小的他描绘的。而职业带来的强灵活性让尼基福罗夫一家得以常常四处出游,饱见各地风情。这种现世安稳的平静生活是维克托梦寐以求的,他曾祈祷这种日子可以永远继续下去。可上帝却告诫他:“我若爱你,必先罚你”。

 

那时维克托十岁,不知道为什么他偏偏与其他俄罗斯同龄男孩儿不太一样,体型上远远比他们瘦弱一些。可虽说体型略瘦,但拜舞蹈家母亲所赐,维克托身型流畅匀称,身材高挑,四肢上隐隐可见不少肌肉的线条。而战斗民族闻名世界的也不止体型,“气度冰寒凝,容貌刀剑刻”却是太合适不过的形容了。其母在艺术界便是有名的“冰花精灵”。如冰冷冽的气质,跳起舞来却又是一番似花盛放的纯洁美丽。但作为一名现代舞舞者,真正使她声名大噪的实际上是她对舞蹈的那份天赋,像个真正的精灵一样,对音乐和舞蹈有着与生俱来的独特理解。自小习舞的维克托别的不说,这份在舞蹈上的天分可是十足十的继承了他的母亲。

 

这一次是维克托的母亲受邀前往横滨参加横滨舞蹈艺术节。因为他的父亲要专心于完成那本即将出版的作品,所以维克托随母亲一同来到这个极具异域风情和独特文化的岛国以便为那个留在俄罗斯的男人营造一个独立而安静的环境。

 

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母亲的独舞表演被安排在整场艺术节行程的开幕和闭幕期间,一共两支不同主题的舞蹈被安排在一段长达一个月的间隔两端。维克托全程跟随母亲参加各种活动,从多舞种艺术家研讨会(他至少睡着了两次,但这不能怪他,除了极个别的主题和问答他还能勉强听懂,剩下的可都是让他一头雾水,比父亲的催眠曲都管用。而听懂的那极小部分也令他受益不小)到其他舞蹈团体的表演(并不是艺术节中所有的节目而是他母亲精心挑选后的,令他不得不承认他母亲的艺术品位确实不是盖的,那些节目都棒极了),从横滨的大街小巷到各式餐厅,从艺术博物馆到民居汤池。维克托跟着他的母亲,他可爱的母亲,一个有着艳丽容颜却总挂着最明亮的笑容的女人,一个从不摆架子的爱穿粉色上衣牛仔裤和即使冬天到了都不愿意换下的凉鞋的女人,从横滨城南逛到巷北。他们可以端庄到米其林三星的顶级日式餐厅规范地完成近三个小时的怀石料理,也可以随性的撸起袖子在关东煮小店里大干一番。他们做过明明饿得不行却还坚持走到小巷里无名的百年老店里吃一碗正宗的冷面,即使这一走因为带路的女人自己迷路了却倔强不肯迁就而花了一个多小时,到店人家都快关门了这种蠢事,也做过睡到正午被咕咕叫肚子吵醒,一把捞起儿子从中午吃到夜市关门,自己和儿子撑得差点吐了的这种傻事。而比起美食,维克托发现他的母亲对横滨市里随处可见的古老民居倾心不已。他们曾有幸被寡居的老妇人邀请到自家院中小住数日,他的母亲欣喜若狂如痴如醉。他曾问过这种痴迷的缘由,母亲的长篇大论被他提炼成一句话,“东亚各国中独属日本文化矛盾,他们用传统为锚稳定现代社会,却在现代化的过程中规范地打破传统”,而这在小维克托耳朵里自相矛盾驴头不对马嘴的回答却被记了下来。这一个月的时间让母子两个享受了个够。然而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

 

意外发生在他们“假期”的尾声。那是维克托母亲的闭幕表演,舞蹈质量和精彩程度一如既往。小维克托独自坐在前排全程目不转睛地看完母亲的舞蹈,那已不再是简单的表演了,那是传说里精灵向自然、向万物的致敬之礼。那是用人体和动作刻画的艺术作品,颜料是舞姿,笔刷是身体,画布是舞台和每个观众的眼睛。舞蹈是时间和空间交错的艺术,只在这一刻此一地才以得见的艺术。待最后一丝聚点光芒消失,掌声雷动,观众席四处的角落偶尔还爆出几声口哨和欢呼,各种赞同之声不绝于耳。然而观众再想怎么挽留那些绝美的刹那,可无论什么都终有落幕之时。表演厅的顶灯渐渐亮起,座无虚席的大厅里人们纷纷起身,沿着一排排座位,一条条通道形成股股人流,慢慢汇成海洋。维克托是这涛涛海波中最不起眼的随波逐流的小石子。可就在这纷乱的一时,命运的钟声姗姗来迟。

 

维克托兴奋地随着四周纷扰的人们缓缓地向门口移动,他在一小步一小步前进的步伐中不停地左顾右盼,耳朵竖起,悄悄窃听着人群中的评论。等他出了表演厅的门后,他要赶紧跑去后台和他的母亲集合并向她表达他的崇敬自豪之情。跳出令这些世界各国即使有着不同文化背景说着各自不同语言的人们都赞叹不已的是他的母亲,只是他的母亲。小维克托停不下来,他太激动了,雪白的脸颊上红晕越燃越深,他突然感觉燥热得不行,而就在这时,他眼前一黑。当他回过神时,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六岁儿时的噩梦再次降临,不,不是再次降临,应该说是它们从没离开过。

 

耳边是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呼喊着他刚刚所在的异国的语言。他不知道这声音的意思,可根据来回反复和短促的音节,他推断可能是个人名——尤里,Yuri。


-tbc-

(慢热话唠技能点已被点满...作者已挂,为什么我写一个时常几秒的单方面初见百字片段要用上千字铺垫?!而且一章还没写完!!感觉受到来自自己的暴击好心塞,要yuri小猪亲亲才肯起来,也求小天使们安(ping)慰(lun)啊啊啊!please...留下点你们来过的足迹吧嘤嘤嘤)

   
评论(1)
热度(26)
最近尤其痴迷冰尤和小排球
欧美粉一万年出不来。。兴趣爱好广泛地飞出了银河系
© 痴心必死 | Powered by LOFTER